綠建築

網羅全球Green House綠到什麼程度

《日本建築Case Studies》幾何秩序所帶來的視覺感官經驗

美學是個很難捉摸的概念,因為它必然相對著另一個極端的觀念:醜陋。

問題是,醜陋有很多種層次,有時醜陋中也能產生美感。

就好像如果我們(在極端無聊的情況下,)把頭皮屑堆成了一個幾何造型的三角堆後,我們搞不好還會遠遠瞄著它,愜自得意,覺得自己的頭皮屑簡直可以比擬京都的避邪鹽堆。

《祇園避邪鹽堆》image:macglee

為什麼一盤散鹽或一顆鹽巴不會吸引我們的眼光,而一盤堆成了三角錐狀的白鹽,卻有這麼多人為它拍照?

因為,它直接訴諸了我們精神上對於幾何秩序的偏好。

我們需要幾何秩序,如果這世上什麼東西都亂七八糟的,我們很容易就會崩潰。

那代表著脫序、意味失控、意味我們無能為力,差不多就等同於大多時候體制帶給我們的感受一樣。

 

《豊島美術館—西澤立衛》image:pogledaj.to

建築的幾何呈現方式,有時單一而潔淨,以一敵千。

純粹的美感不染纖塵,視浮世於無物。

《豊島美術館—西澤立衛》image:domus

左下角的簡單線條,在對照右邊的繁複存在時,我們很容易會蔑視右邊雜多的凡俗。因為它們在造型上,不夠有幾何美感。

然而當回歸到心靈的牽扯上,例如,當閱讀一本極其細膩地描寫社會百態的小說時,你不會去藐視書中那俗里俗氣的凡夫,你不會蔑視他好不容易才攢錢買下的一間千篇一律的住宅,因為,那裡頭蘊含了人性。

而人性能讓任何再不入眼的設計,也散發出光輝。

由此可見,美學還牽扯了情感的投射。

《Colosseo quadrato》image○:Air Force One

單一幾何在被多次的重複與繁生後,會產生秩序美感。

這種美,實現了我們心智對於規律的憧憬。

但是當重複的方式過於均一、重複的尺度又被刻意地誇張放大時,幾何秩序便時常夾帶了權威的意志在內。

墨索里尼為了展現法西斯優生學,蓋了這棟Colosseo quadrato。這棟龐大而崇高的建築夾帶了大量的古典獨裁,在它那幾何美感的皮相之下。

《Palace Het Loo,Netherlands》image:vtveen

獨裁也能表達得比較委婉、優雅——透過幾何的規則排列與對稱,但骨子裡一模一樣。幸好時移世異,如今我們只需享受它的美感,而毋需頂禮它昔日服務的權勢。

《多摩美術大學圖書館—伊東豊雄》image多摩美術大學

幾何的重複,只要調整一下強弱與韻律,也能讓它拋開沈重的外衣,流動輕盈起來。這件伊東豊雄的作品,也許會讓人聯想起跳躍的音符。

此時它已經不再是為獨裁服務的龐然大物,而是滋養心靈的場所。

(請叫伊東豊雄「建築界的北島三郎」,Google關鍵字:伊東豊雄 北島三郎)

《中銀膠囊大樓—黑川紀章》image:picture TYO

建築單元有秩序地不停繁衍時,便會自然而然地出現幾何規律。

這棟代謝時期的中銀大樓,以它自身向外界展現了機能繁衍下的幾何必然性。

它並不過於令人受不了,儘管單元繁殖到了讓人覺得像是什麼增生的細胞體一樣,但比起旁邊的一條槓,它還是可愛多了。

《M2 Building—隈研吾》image:WIKIPEDIA

但是幾何的搭配,有時候會有吐鎚的時候——如果你突然被線條迷惑到沒有暫搾的話……。

以細膩見長的隈研吾,也是有過這麼一段啊。

但隈研吾說:「我想我當時很帶種。」他將這件作品,當成是改變自己設計理念的重大功臣。果然啊,人生事,看生看死都是自己呀!←是在碎念什麼??? 

《光的教堂—安藤忠雄》image:MOMA PS1

《小篠邸—安藤忠雄》image:Wiki Arquitectura

《兵庫縣立美術館—安藤忠雄》image:Sachiho

安藤忠雄的(早期)作品中,時常會顯現出強烈的幾何性格。他的幾何,時常搭配著極其細膩優雅的重複,出現主從、延續、放射、強弱的對稱等。

而這些幾何性搭配上光與素材後,讓人稍微趨近了無雜質的心境。

就像你看到一位臉型比例很完美、皮膚又清透的美女時,總比看到濃妝豔抹的女孩要來得莫名感到恬靜一些。

 安藤作品中展現出來的幾何力量,如果與同樣在作品中釋放出了強烈幾何性的SANAA相比,你會發現很有趣。

《金澤21世紀美術館—SANAA》image金澤21世紀美術館

SANAA將許多相似又相異的幾何個體,收攏到了一個大圓的底下。

圓形帶有很強、很強的向心性格,因此時常會牽制平面的排列,出現出放射狀。

但這件作品中的28個幾何體,幾乎是成陣列排列,只是最後再套上了一個最終的圓而已。

而這個圓心並不牽制其他個體,它只是保持空虛,作為走道使用。

28個大小不一的簡單個體,形狀乾淨,個個獨立。比較像是「我們就剛好站在一起而已。」而不是「是的,我的位置是排在他旁邊。」

《EPFL Study Model》image:designboom

SANAA甚至在EPFL上,進一步將這種幾何的擺放方式,玩出垂直的layer變化。

《Dots Obsession - Night》image:neufcent9

幾何的秩序在人為空間裡,幾乎都被用來製造出規律與秩序,呈現出諧和安穩,但它其實也可以很瘋狂迷亂,製造出沒有盡頭的空間感受。

單一vs.巨大。

 一杯掺了塑化劑的飲料vs.一大桶塑化劑。

我們都能皺眉喝下一杯掺了塑化劑的飲料,但我們都沒辦法喝下一整桶塑化劑。

以上兩句是廢話,下週見。

【本文作者:WenShu (我也想當rocker),目前旅居日本,建築人。】

Facebook 粉絲留言版

Casa Torcida要您解放度假魂
今晚住哪?帶著LoftCube成為城市屋頂族吧!